編者按:

百年大黨風華正茂

百年初心歷久彌堅

是什么將理想照進現實?

是什么讓信念更加堅定?

他們將初心寫進歲月,用一生給出了答案——

央廣網推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系列報道《尋路百年》,和多位耄耋之年的老共產黨員一起“打開百寶箱”,聆聽他們與百年大黨同呼吸、共命運,砥礪成長的暖心故事。

【導讀】

周勝,1928年6月出生,廣東順德北滘鎮人,經歷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參加過二十多場革命戰斗。

周勝獲得的各種紀念勛章(央廣網發 受訪者供圖)

14歲參加抗日武裝廣游二支隊,20歲時在戰場上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后,他轉業到地方工作,長期在郵電系統和交通系統任職;離休三十多年來,他寫下了8萬多字回憶錄——《我的革命生涯回顧》。

“冒著敵人的密集炮火,強行沖過,子彈像雨點一樣打著我們,周圍的水花和泥漿沖的很高,我們有些背包和帽子都被子彈打掉了……”翻開回憶錄,驚險刺激的戰斗場面無處不在。

周勝(央廣網記者 官文清 攝)

【人物自述】

14歲參加武裝斗爭

周勝:走上革命道路,是我一生難忘的事。

周勝手稿中,開篇便記錄了當時的大環境(央廣網記者 王倩 攝)

那是1941年七八月,生活特別艱難,既有敵人掃蕩,又有強臺風與洪水泛濫,洪水都淹進了家,人禍天災齊至。

有一次,我冒著危險去撿一些敵人殺豬后丟下的豬腸充饑,結果被敵人發現,抓住我,他將刺刀卡在我脖子上,我又驚又怕,慢慢地聽到他講的北方口音說:“小孩,要殺頭的,大大的殺頭!”這是我第一次為了填肚子,頭差一點落在日本鬼子的剌刀下,印象特別深。

不到一年,我家從五口人只剩下我和三哥周郁文,我們可愛的家就這樣支離破碎了,我心痛呀!

那時候,廣游二支隊帶領西海人民,取得以少勝多的西海大捷。這讓我看到了曙光,我心想一定要參軍參加抗戰。

1942年7月,對我來說,是極為關鍵的日子,三哥周郁文不僅幫我甩脫了敵人的壓迫,還領我走上革命道路。這是我一生難忘的事。

當時,廣游二支隊的首長見我生得皮黃骨瘦的,怕我跟不上部隊行軍打仗,加上我只有14歲,年歲小,不夠入伍條件,不大同意接收我。

后來,在三哥周郁文一再請求下,多次解釋家庭的處境,首長才勉強同意我暫時留在傷兵站做服務員。

新部隊生活條件十分惡劣,傷兵站共有六個人,四個傷病員,一個衛生員和我,我有了落腳點,不管生活如何艱苦,條件怎么差,也能挨得住。有時一天吃不到一餐薯粥,但眼看傷病員都能挨得住,我們怎么能頂不住呢?

參加二十多場革命斗爭

周勝:戰勝困難,粉碎敵人的圍剿,我們只有學習艱苦的長征精神。

周勝手稿的第一頁抄錄了毛澤東的《七律·長征》(央廣網記者 王倩 攝)

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我參加了二十多場戰斗,我從傷兵站服務員到一名勇敢的戰士,一路轉戰粵北、江西和廣西梧州等地,經歷了無數槍林彈雨的時刻。

圍困瑤山的那段日子,最是難忘,就跟小長征一樣,只不過時間短。

由于敵人的封鎖和包圍,我們在瑤山被困達一個多月,在深山野嶺與敵人周旋,不少戰士衣服已破爛不堪,光著腳板行軍。十一月初的寒冷,在深山野嶺中已使人很難入睡,又找不到任何食物,只好到處采摘野果充饑。

當時有些傷員因缺醫無食,傷口腐爛化膿,甚至有小蟲,連鹽水都沒有,無法為他們洗傷,個別重傷者疼到在地上掙扎。那時我年紀雖小,但看了很心痛,敵人就是想利用這些困難來困死我們。

但我們想的是如何戰勝困難,粉碎敵人的圍剿。我們只有學習革命前輩的長征精神,何況目前我們的處境是暫時的。

圍困瑤山一個多月后,我們的部隊減員大增,傷病員大增,大部隊減至不到一百人。后來司令部看到我們,都掉眼淚,很慘的。軍不軍、民不民、乞兒不像乞兒。

現在,每當回憶起我隨部隊到粵北的戰斗歷程,一幅幅激烈戰斗的慘烈場面,一個個戰友鮮活的臉龐就浮現在我眼前。

三年敵后游擊戰

周勝:為保存革命火種,我們只能忍受著,像野人一樣生活。

周勝的一些老照片(央廣網記者 王倩 攝)

內戰爆發后,1947年春,中共五嶺地委成立,部隊整編為粵贛湘邊區人民解放總隊,我也參與其中,在六支隊的手槍隊任戰士。自此,位于五嶺腹地、粵贛湘邊界的仁化和南雄成為五嶺地區武裝斗爭的領導中心。

1948年7月,我那時候20歲,在贛粵湘邊一帶戰斗的間隙,我和其他三名同志,在一張紅紙寫下入黨誓詞,就這樣宣誓入黨,成為了一名共產黨員。

剛許下入黨誓言,我們就迎來一場殘酷戰斗的考驗。當時趕路上山,走到山腰,沒想到正面遇上一個營的敵軍。戰斗非常慘烈!這場敵眾我寡的遭遇戰足足打了一個多小時,隊伍翻越了幾座大山才得以脫身。

1948年的五嶺,是最困難的一年,又是堅決反擊國民黨重點進攻的一年。我們的處境是絕對掩蔽,當時有兩個目的,一是確保3000人順利北撤山東煙臺,二是保存我們的革命火種,因此只能忍受著,像野人一樣生活。

那年冬天,天氣嚴寒,加上短衣缺糧,給我們造成了極大困難。五嶺山區像一個無人的地帶,在森林中長期看不見太陽,寒風細雨,陰陰森森的冬天,有時下起一片片微薄小雪,如果在平時的環境,真是詩情畫意,可是在那時候,誰又有這一番興致呢?

半夜行軍在帽子峰的半山腰,樹枝掉下的冰片像玻璃一樣沙沙作響,黃獍有時的驚叫聲和野豬發出的叫喊聲,真叫人心驚膽跳。

在這嚴寒的日子里,同志們仍是精神十足,迎接更加艱苦的戰斗生活,有時一張破舊毛氈,也是幾個同志共用。為了取暖,在地下挖一個一米長、七十厘米寬深的坑道,用干木墊底,上面放著剛砍下的濕柴,從黃昏燒起到深夜,因白天不能生火,否則煙升起容易暴露目標被敵人發現,因此晚上大家圍著灶邊取暖睡覺,度過每一個寒夜。

寒冬過去,春天來臨。1949年8月,南下大軍第十五兵團四十八軍解放贛州,隨后又解放南雄。到這時候,我們堅持了三年多的敵后游擊戰,終于結束。

現在回想三年多敵后游擊戰歷程,不少男女青年參軍參戰已獻出自己的生命,他們為新中國的誕生而犧牲,他們這種革命精神人民永遠紀念他們。

寫成八萬多字回憶錄

周勝:我就想告訴后輩,我們前輩是怎么困難、怎么艱苦走過來的,不是隨隨便便的。

周勝所著《我的革命生涯回顧》印刷版本(央廣網記者 王倩 攝)

現在入黨73年了,我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這八個大字深有體會,革命真是不容易!

解放以后,我轉業到地方工作,長期在郵電系統和交通系統任職。但是我還是經常會想起來以前革命的場景,我怕自己以后忘記一些事情,或者是記不準、說不準了。

于是,我就想啊,拿起手中的筆,慢慢地、斷斷續續就寫了八萬多字回憶錄。我就想告訴后輩,我們前輩是怎么困難、怎么艱苦走過來的,不是隨隨便便的。革命成果來之不易,我們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結語】

如今,已經是93歲高齡的周勝,依然保持著唱歌的習慣,他說唱著歌就有前進的動力。

一曲《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唱罷,他又來一首《延安頌》,“啊,延安,你這莊嚴雄偉的古城,到處傳遍了抗戰的歌聲……”伴隨著歌聲,仿佛也將我們帶回那個熱血的年代……

監制:王薇 趙凈

策劃:關宇玲

記者:黃璐璐 夏燕

圖片:官文清 王倩

視頻:黃璐璐 官文清 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