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開局之年。

新起點,新綱領,新目標,新希望。

未來五年的美好畫卷,有你也有我。汗水澆灌收獲,實干篤定前行。

新的五年,一起奮斗,每個人都了不起!

央廣網推出系列報道《我的“十四五”》,書寫每一個“我”的五年計劃,描繪“我”的奮斗故事。

 

張寶艷,因“寶貝回家”網站走入公眾視野,也曾因為對人販子終身追責的建議上過熱搜,《感動中國》節目描述她和她的丈夫“用父母之愛,把燈火點亮”。

照亮孩子回家之路的“燈火”還能點燃多久?

張寶艷說:“我可能沒有退休的那一天!

14年打拐路 幫助7000多個家庭團圓

自2007年創辦“寶貝回家尋子網”,今年已經是張寶艷幫助“寶貝回家”的第十四個年頭。這么多年來,“寶貝回家”一共幫助了7370多個家庭團圓。

張寶艷說,其中有3670多個走失和被拐的孩子,再加上被拐婦女、有智力障礙的人、老年人,一共是7000多人。被拐賣最久的一個老人離家84年,找到時她已經91歲了。

一路走來,張寶艷和她的尋子網也曾遭遇困難和質疑,但她說,家長的期盼讓她無法停下來。

“我記得我們網站剛創建不久時,有一個家長每天晚上凌晨兩三點還在線上,我問他為什么還不睡覺,他說‘我再看看,也許一會兒我兒子信息就掛網上了!睆垖毱G說,家長的這種期盼和信任讓她一直堅持下來。

還有“寶貝回家”的30多萬名志愿者,他們不計報酬,甚至還自掏腰包去排查走訪,這種默默付出的精神,也激勵著張寶艷在幫助尋親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張寶艷說:“只要還有一個家庭沒團圓,我感覺自己這份責任就沒盡到,這條路就還得走下去!

“天下無拐是可以實現的”

找到孩子的家庭總是狂喜的,然而喜悅過后,卻有一些新的問題產生。那些離家多年的孩子,該如何回歸到原本的家庭中,被人販子割斷的親情該如何接續?

張寶艷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而她的想法也有一個轉變的過程。

最開始,她是困惑的。

曾經她們找到的一個孩子,因為顧慮養父母的感受,一直沒有告訴養父母他找到了家,連回家都是偷偷摸摸的。

“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買主他是一種犯罪行為,孩子竟然這么顧慮他們的感情,不顧慮親生父母的感情”,張寶艷說,她對此十分憤怒。

但慢慢的,她想通了,旁人無法感同身受這些孩子所處的環境和經歷的壓力,F在,“寶貝回家”的志愿者會尊重孩子的選擇,幫助做父母的工作。

“我們不去強求他,因為拐賣對他已經是第一次傷害了,我們不能強行綁架他,再去傷害他第二次!睆垖毱G說。

消除這些傷害,最終還是要消除拐賣犯罪。什么時候可以“天下無拐”?

張寶艷說,現在已經接近實現這個目標了。隨著相關政策法規不斷完善、全民防拐意識加強,最近幾年新發案件少、破獲率高,可以說是幾乎實現了“天下無拐”。

孩子說“人販子拿賣我們的錢改善了他們的生活”

雖然新發拐賣案件數量大幅下降,但仍有一些拐賣兒童積案。今年初,公安部部署開展以偵破拐賣兒童積案、查找失蹤被拐兒童為主要內容的“團圓”行動。截至5月3日,全國共偵破拐賣兒童積案43起,抓獲犯罪嫌疑人86名,找回歷年失蹤被拐兒童700余名。

對于人販子,張寶艷的態度始終很堅決。作為人大代表,她在2020年全國兩會上提出建議:對人販子終身追責。

張寶艷說:“拐賣兒童犯罪時間越長,對尋親家庭傷害越大。所以我覺得不能因為訴訟時效的限制,就讓人販子逍遙法外!

張寶艷舉了一個例子,貴州有一個家庭原本非常幸福,但是因為孩子被拐,父母從此開始踏上尋找之路,原先的生意也不做了,一個很富足的家庭變得貧困。等到孩子指認了人販子,卻又因為時間太久無法追究。

“孩子說,‘就在我被拐賣不久,人販子家蓋起了小洋樓,實際上人販子拿賣我們的錢改善了他的生活。每天在村里看到他過得比我們好,我卻對此無能為力!睆垖毱G說,這種傷害是持續的,所以追責也不應該有時間上的限制。

“發展不讓每一個人落下”

因常年從事公益,張寶艷還接觸了一些其他領域的公益團隊,這也讓她把目光放到了更多需要幫扶的群體上。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張寶艷帶來的其中一個建議就是適當放寬公務員及事業單位招聘體檢標準。目前,我國公務員就業招聘時,在筆試面試合格之后,都必須經過嚴格體檢,F行體檢標準參照原人事部、原衛生部共同制定,由人社部2017年1月1日正式頒布實施的《公務員錄用體檢通用標準(試行)》。根據這個標準,高血壓、糖尿病等多種慢性疾病或者身體殘疾都被列為體檢不合格項目。

但實際上,張寶艷認為,很多慢性疾病可以通過藥物控制,并不會對工作產生影響,F行的體檢標準“一刀切”,會把很多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卡”在外面,這樣會造成人才的浪費,也有失公平。

“‘十四五’規劃中提出要‘實現更加充分更高質量就業’,為什么這么大一個群體,我們把它排斥在公務員就業門檻之外?”張寶艷說,作為人大代表,不能只關注打拐的“一畝三分地”,未來五年要幫助更多弱勢群體發聲,推動制度上的改變,改善他們的就業、生活環境。

張寶艷認為,要讓每一個人都享受改革開放、祖國強大的成果,發展路上不讓每一個人落下。

“我的‘十四五’”關鍵詞:萬家團圓

已近花甲之年的張寶艷,談及未來的五年、十五年,關鍵詞仍然離不開“回家”“團圓”。

“寶貝回家”從2018年開始做了一個項目叫萬家團圓,目標是每年幫助1000個家庭團圓,項目分為十年完成。截至2020年,項目已經完成了將近一半的指標。張寶艷說:“我希望未來五年把這個項目提前完成,可以提早進入第二個萬家團圓周期!

對于退休,張寶艷沒有時間表!爸灰疑眢w還可以堅持,我可能沒有退休的那一天。就算有一天我走不動了,我還可以坐在電腦前繼續做。實在是干不動的那天,我覺得至少是80歲以后。80歲之前我是不會談退休的!

 

監制:張春梅 趙凈

記者:朱虹

視頻:黃一博